核心提示:数码印花设备涨价,下游用户数码印花企业是否受到影响,数码印花产品价格会不会也出现涨价呢?

  最近,数码印花设备迎来了一波“涨价潮”:爱普生13200-A1打印头单价上涨了800元,汉森板卡价格上调了15%......此轮数码印花设备涨价涉及的范围比较广,包括打印头、板卡等配件以及整机设备。 数码印花配件和整机设备同时涨价,对相关企业有哪些影响?在价格调整的冲击下,数码印花设备市场火热的势头还能持续吗?

  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5月30日发布的涨价函显示,爱普生3款打印头:13200-A1、F1440-A1、F1080-A1于6月1日起进行价格上调。 而在爱普生调价之前,深圳市汉森软件有限公司已经先“涨”一步:6月1日起,汉森全系列产品在现有价格的基础上上调15%。

  喷头和板卡等关键部件价格上涨后,也有不少数码印花整机设备企业同步发布涨价函,对旗下产品进行不同幅度的价格调整。配爱普生打印头的机型,大致约每台机器的每个喷头上涨1000元,即8头打印机上涨8000元,15头打印机上涨15000元。

  深圳市汉森软件有限公司在涨价函中称,受疫情影响,板卡原材料(主控、内存等电子元器件)综合成本上升了50%以上,尤其是芯片类物料价格上涨明显,部分芯片涨幅已超过十倍以上。

  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在涨价函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以来,全球物流的不稳定性,产品关键部件的短缺、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等都成为包括爱普生在内的众多企业亟待解决的难题。本着以客户为本的态度,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及各关联公司携手合作、积极应对,但仍无法完全抵消给公司经营带来的巨大压力。

  数码印花设备涨价,下游用户数码印花企业是否受到影响,数码印花产品价格会不会也出现涨价呢?

  江苏不懒人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数码印花毛巾的企业,产品远销全球30多个国家。其负责人黄鹤鹏表示:“其实从之前面料的价格上涨开始,当时就有很多数码印花厂家采取涨价操作来平衡企业的成本。但我们公司没有涨价,而是通过减少次品率来降低生产成本。”

  对于此次数码印花设备关键部件的涨价,大多数数码印花设备企业和下游数码印花企业都表示可以理解。

  广州企亚数码印花公司负责人介绍,数码印花设备选用不同品牌的喷头和板卡等部件,价格差异巨大。但一分钱一分货,客户为了产品品质考虑,并不是谁家便宜就选谁。即便出现涨价,选用知名品牌产品还是更有保障。

  当前,市场形势低迷,许多企业生产订单不足。即使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生产企业要上调产品价格,也需要足够的底气。不难发现,正是数码印花市场的蓬勃发展势头,给了企业涨价的底气。

  国际数据公司(IDC)最新数据显示,虽然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工业打印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1%,但工业纺织品印花机的出货量是一个亮点,与2021年第四季度相比,全球出货量增长了4.6%。

  中国纺织机械协会产业四部主任张雨彤介绍,据中国纺机协会调研统计,近几年数码印花设备保持每年增长20%左右的态势,数码直喷印花机和高速转移印花机市场均增长较快。

  作为国内数码喷印龙头企业和国内首家将数码喷印技术应用于工业化生产的企业,杭州宏华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业绩报告显示:2021年公司实现收入9.43亿元,同比增长31.74%,实现归母净利润2.27亿元,同比增长32.38%;2022 年一季度实现收入2.76 亿元,同比增长 25.05%,实现归母净利润 0.73 亿元,同比增长30.60%。

  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姚健分析认为,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多地散发,服装、鞋帽、针纺织类零售额出现下滑,服装行业需求承压下印花厂设备更换动力削弱,国内数码印花渗透率有所放缓,但疫情控制后下半年产业发展有望提速。展望未来,随着终端小单快速反应需求占比提升、设备/墨水成本下降以及产业链透明度加强, 数码印花渗透率有望加速上行。

  世界纺织信息网(WTiN)数码印花频道主编Joseph Link表示,后疫情时代,纺织品数码印花市场将快速复苏,对时尚和服装产业产生重大影响。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数码印花纺织品生产国,随着新技术、新设备的广泛应用,人们新消费理念的改变以及节能环保的不断深入,将加速数字技术的应用,未来数码印花将实现持续增长。今后,数字化及消费者对快交期产品的需求,按需印花将成为新趋势。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消费者会越来越青睐定制时尚服装,数码印花将成为行业发展新动力。

  黄鹤鹏表示,与传统印花相比,数码印花技术在定制上更有竞争力:数码印花无需制版,打样时间短且价格低;数码印花起订量低;数码印花产品精度更高,效果更好;数码印花生产周期短,速度更快;数码印花更加智能化。“数码印花在定制上对尺寸、花型、套色都是没有什么限制的,真正地做到了‘印你所想’。”黄鹤鹏说。不懒人公司风格各异的数码印花毛巾受到消费者欢迎,这也让公司更加坚定了发展数码印花产品的信心。

  如今,数码印花“小批量、快速反应”的优势更加凸显,其生产组织灵活,用工少,相比其他行业受疫情冲击较小,为印花行业带来新的市场增长点和转型升级机遇。“很多厂家明白了一个道理,企业一定要向着智能化去发展,不能够还靠着堆积人力来生产产品。现在数码印花可以说是越来越火爆,因为智能化的生产,相较于传统印花的各项优势都是很大的,而且无限制的定制、低起订量、环保生产,对于用工的人数要求比较低,很受大家欢迎。”黄鹤鹏介绍说。

  “我们做数码印花已有了,很明显地感觉到现在的订单花型更多,起订量更小,交货期更短。”绍兴柯桥天岳纺织品加工厂负责人朱芬燕说,“刚入行的时候,订单普遍都是千米级,甚至万米级,现在大多只有几百米。”据了解,天岳纺织主营女装、童装、家纺等面料的数码印花,目前日产量近5万米。

  此外,数码印花加工智能化、低污染、低消耗的特征,顺应了纺织产业清洁高效、绿色低碳、智能制造的发展趋势,也得到相关政策的鼓励和支持。政策红利不断释放也是助推数码印花市场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这几年,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推进智能制造的政策措施。浙江、江苏、广东和山东等纺织大省大力推进纺织服装行业智能化生产,纺织品数码喷墨印花是重要领域之一。作为全球纺织印染最集中区域的浙江省,在2021年发布了《浙江省纺织印染(数码喷印)绿色准入指导意见(试行)》,明确支持属地印染企业向数码印花转型升级。

  今年以来,江苏吴江盛泽镇瞄准数码印花这一品质优、效率高、能耗低、环保强的产业发展方向,携手宏华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运城制版集团,规划建设包括技术研发中心、设计中心、色彩管理中心、智能制造中心等在内的数码印花产业园区,招引自动化、软件开发、色彩管理、时尚设计等领域的专业人才,建设全自动清洁数码喷印技术生产线、自动化印花加工生产线等,助力盛泽打造国内领先的数码印花产业示范项目,集聚各方优势资源,致力于打造高端数码印花产业标杆。

  此前,随着数码印花设备技术进步、生产效率提升,以及墨水实现国产替代后的价格下降,我国数码印花成本不断下降,加工费降低,其市场竞争力也不断提升。“十四五”期间,喷墨打印头国产化的问题被列入科研攻关的重点,喷墨打印头一旦实现国产化,将会极大推动数码印花技术的普及。

  张雨彤表示,即使数码印花设备价格有所上调,数码印花对传统印花工艺逐步替代的发展趋势不会改变。